亚太日报观察 特马“口水战”里的欧洲迟暮与美国骄狂

  法国巴黎的一战百年纪念活动,因为特朗普和马克龙的“口水战”变了味道。11月6日,在特朗普赴法之前,特朗普公开宣称欧洲应该拥有独立的军事力量,以便应对来自美国、俄罗斯和中国的威胁。

  欧洲要建自己的军队不是马克龙的发明,但马克龙此刻的“重复”或“强调”给特朗普极大刺激。他刚飞到法国就推文强调这是对美国的“极大侮辱”。马克龙还刻意阻止特朗普和普京私下会面,特朗普和普京坐在一起的宴席座位也被法国生生分开。

  这不仅是法国的意思,也是欧洲的想法。凯旋门前,各国领导人拍“全家福”的现场,特朗普和普京两位总统只能进行邂逅式的握手。

  让特朗普更窝心的是,在巴黎凯旋门前的纪念活动中,马克龙含沙射影地批判狭隘的民族主义,指出“民族主义是对爱国主义的背叛”。马克龙同时强调“利益第一”是“抹去”一个国家不可或缺的“道德价值观”。在场的特朗普如坐针毡,因为特朗普的口号就是“美国第一”,而且公开宣称是自己就是“一个民族主义者”。这是马克龙在欧洲各国领导人面前公开教训了特朗普。

  特朗普意识到,马克龙是“黑”自己最不遗余力的政客,而且整个欧洲都不欢迎他。因此,特朗普飞回美国的第一件事就是连发五条推文,向马克龙开火。一是讽刺马克龙的“欧洲军队”论,指出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是德国威胁了法国。而且,指出了法国在二战中被德国占领的屈辱历史。二是以两国红酒的关税待遇为例,认为法国对美国贸易不公平。三是讽刺马克龙治理国家无能,批其民意支持率只有26%。法国国内失业率也高达10%。四是对马克龙批评自己“民族主义”进行反驳,强调“没有哪个国家比法国更盛行民族主义了”。五是批评美国“假新闻”网站对自己在巴黎活动的选择性报道。

  特朗普怒怼马克龙,不是美欧之间的小过节,而是大西洋两岸矛盾积累的大爆发。从马克龙的“欧洲军队论”到欧洲国家对集体拆散巴黎“特普会”,再到马克龙对“狭隘民族主义”的批评,意味着欧洲对美国失去了信任。从两次世界大战的历史背景看,欧洲对美国的不信任更有深刻的现实意义。两次大战,美欧都是参与者,也是终战的主导者,更是战后秩序的决定者。由此,也决定了欧洲的选择—倒向美国和俄罗斯(苏联)为敌。即使欧盟成立,“冷战”结束之后,欧洲的安保依然由美国领导的北约主导。

  特朗普之前的美欧关系即使龃龉不断,也是“茶壶里的风波”。现在,特朗普追求“美国优先”,向欧洲发起贸易战,退出欧洲三国主推的伊核多边协议......更要者,特朗普支持英国脱欧,鼓励欧洲内部的右翼民粹主义。在攸关欧洲安全的问题上,北约不再是大西洋两岸的政治军事同盟纽带,而变成了美国要挟和讹诈欧洲的工具。

  美国让欧洲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虑。欧洲在地缘政治和安保上对美国形成了半个多世纪的依赖,已经失去了安保主导权。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不再是可靠的盟主。因此,欧洲要建军队,不是马克龙一个人的意思,而是欧洲的共识。

  更糟糕的是,一个缺乏安保自主的欧洲,面对美国对大西洋联盟的蔑视,特别是对西方政治正确的公然抛弃,欧洲国家无力阻止,只能像马克龙那般向特朗普“吐口水”。这种“秀才遇到兵”的尴尬,四肖6码期期免费提前公开。是欧洲长期依赖美国的孱弱写照,更凸显欧洲的迟暮。

  对特朗普而言,这次访欧心情更为复杂。历史上,美国是欧洲的救世主。从“冷战”到现在,美国是欧洲的保护神。马克龙不仅要建欧洲军队,而且将美国视为和俄罗斯、中国一样的威胁,所以特朗普认为这是对美国的“极大侮辱”。特朗普不会反思马克龙和欧洲为何对美国失去信任,而会认为法国和欧洲忘恩负义。

  因此,特马二人的“口水战”,不是单纯的争吵,而是大西洋两岸关系的投射。美欧关系面临严峻考验,2019年白小姐欲钱料。大西洋两岸的盟友纽带被焦虑的欧洲和骄狂的美国拉得紧绷,僵持下去结果很难预料。

  第一次世界大战已过百年,法国举办一战百年纪念活动,看来不仅是缅怀历史,而是借古喻今,甚至拉来特朗普和普京两位大佬进行进行“现场教育”。但是迟暮的“老欧洲贵族”却掩饰不了现实的危机感,骄狂的特朗普也不会对欧洲手下留情更不会嘴下留德。

  作者简介:张敬伟,亚太智库研究员,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,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。

  亚太日报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,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,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、独家、深度、开放、联动的理念,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。